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荣兴彩票 > 反编译器 >

中大学子宿舍里敲代码做兼职敲出一间融资上亿的游戏公司

归档日期:05-09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反编译器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在壬丰大厦的顶楼办公室里,从马朔和徐振涛的窗户望出去,是岗顶。这里IT行业聚集,火烈鸟藏身其中,这是广州众多手游公司里最具潜力的其中一家。

  2017年发现广州创新企业榜单中,火烈鸟网络(广州)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火烈鸟”)被赋予“未来”创新企业,市场估值在5000万美元-10亿美元之间。

  不久前,福布斯中国正式公布2018年中国“30位30岁以下精英”榜单,来自火烈鸟网络的CTO徐振涛入选游戏领域青年精英。

  徐振涛和马朔,两个来自北方的汉子,从中山大学同学到互联网创业伙伴,一起走过了10年。

  从中大校园走向社会,时间在他们身上留下了岁月的痕迹,不变的是他们的情谊。8月末9月初,正值高校学生报到的日子,2008年的此时,马朔和徐振涛相遇于中大校园内。

  两人同属计算机专业的学生,同样来自北方,马朔来自天津,徐振涛来自哈尔滨。一口浓浓的北方腔拉近了两人的距离,也让他们成为了日后创业的战友。

  马朔笑着回忆,“大学的时候事情不多,有空时给人写代码,也是校园里比较常见的赚钱方式。”找来了室友们一起,窝在宿舍里做兼职赚零花钱是最早的创业模式。

  马朔和徐振涛兼职的内容和服务范围也在不断扩大,从给人做应用外包、写APP,继而转入游戏外包领域……2010年,还在兼职做外包服务的马朔和徐振涛等人发现了隐藏其中的商机,于是萌发了创业的念头。

  马朔介绍,2011年,市场上比较火的游戏有切水果、愤怒的小鸟一类。马朔和徐振涛等人决定试水创业,为海外产品做本土化市场提供技术支持。

  彼时,徐振涛已经是国内知名网络公司的员工。半年后,他辞去了工作,和马朔等人一起合伙成立公司,徐振涛说,“还是想自己去做一些事情,不想太按部就班。”

  2011年12月13日,还是学生的他们凑齐了基本注册资金3万元,在天河区注册成立了火烈鸟网络。马朔说,选择广州作为创业的起点,一方面是广州的游戏行业在全国排名第一,另一方面是从大学开始在广州生活,已对这座城市越发熟悉和习惯。

  开始时,初创团队只有3个人,成立公司后,规模逐步扩大到10人以上,2012年毕业后,团队开始在研发领域发力,人员规模上来了,除了维持项目运作,养活团队才是根本。

  “没钱了就借点钱周转一下,哪个创业者没试过?”马朔说。和大多数创业团队一样,在最早期时他们也曾遇到过资金周转困难的情况。为了节省运营成本,2012年毕业后,马朔和创始团队的成员选择在大学城里创业,持续了大半年后,才将公司搬到壬丰大厦。

  近年来,为了鼓励创业者入驻天河,天河区政府为优秀的创业项目开放审批绿灯等服务。据了解,火烈鸟网络在搬迁到天河区办公时,通过申请租金补贴获得天河区的帮助。天河区的人才落户政策也让公司招人难的困境得到了缓解。

  此前公司从深圳聘请了一位负责市场的高管,通过向天河区申请人才落户,顺利将户籍迁移到广州。马朔坦言,“在天河创业成本会相对高一些,但通过政府的帮扶,为企业和管理者解决了一些经营之外的问题,让企业创业没后顾之忧。”

  马朔介绍,2014年、2015年的时候,火烈鸟网络曾尝试在海外市场布局,最早在东南亚试水,通过给用户提供产品及广告变现的形式赚取收入。由于两地经济和社会差异,试水效果似乎并不理想,半年后逐步减少在东南亚的布局。

  火烈鸟网络把业务重心放在了内陆区域,“我们的用户群更多是集中在95前,这也是我们最近感到有些危机的事情。”据了解,目前,火烈鸟的用户群体主要是95前的男性,多数为重度手游玩家,月均消费千元起跳。

  马朔分享,年龄差异是个不小的挑战,“我们都是95前80后,要先让自己多去了解一下这些年轻用户,才能知道他们想要什么,以及可以给他们提供什么,也希望95后的用户们给我们带来一些新的理念和思维方式。”

  从火烈鸟网络创立至今,经历过低谷,也拿过了上亿元的融资,从2017年开始,火烈鸟网络多了一个头衔——未来“创新企业”,市场估值高达9位数。

  随着荣誉而来的是压力,马朔坦言,压力是会大一点,但是首先要对自己做的事情有信心,“如果你自己都不信的话就基本没希望了。”

  其次,是坚持,“可能有一个阶段你看不到自己的成长,平台期的时候可能会比较难熬。因为它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当中你感受不到,在这个阶段你只能持续努力”马朔说。

  “火烈鸟是群居鸟类中种类最大的一种,团队的特性和火烈鸟还蛮相似的,从创业初期到现在,一直是群居的状态;其次火烈鸟需要在陆地上助跑一段后才能起飞,我们这一年来的状态,也是不断地在助跑中。”

  马朔表示,奔跑和起飞是个相对的过程,我们在这些年当中,团队不断地奔跑高飞,每一次的起飞都是在为下一次飞得更高的位置做准备。

  和手游玩家们的风格不大一样,马朔和徐振涛属于务实型的创业者,“这些年发展也还算顺利,每年都要自己和自己对比,每次都会觉得自己有进步,每年都有成长,这就很好了。”

  当问及火烈鸟何时才属于他们心目中展翅高飞的样子?是上市之日还是成为行业独角兽时?马朔笑着说:“IPO的老板都会说一句话,这不是终点,是我们新的起点。”

  徐振涛:一年会看几本书,也没有对我影响挺大的,书是表达作者的观点,不能说完全被一个人的观点影响,每个人的人格是独立的,不可能看一本书就影响他一辈子,可能每一本书不管是哲学的还是专业的都会给你一定的启发。

  我最近在看《美丽新世界》,和精神世界相关的,专业上的书比较多,和互联网相关的,或者和创业、环境、市场营销之类相关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flordelotus.net/fanbianyiqi/196.html